2013年10月21日星期一

双溪大年 SUNGAI PETANI

双溪大年今天是吉打州最大的城市,是吉中交通汇集经济重镇,人囗多过首府亚罗士打。双溪大年马来文 Sungai Petani 舊写为 Sungei Patani, 據说大年河曾连接到今天在泰国的北大市,可追溯到北大年古国,建国于1474年前后,中国明朝张燮中的东西洋考称之为大泥,1614年英国东印度公司信件记载:大泥乃一古国,常朝宗暹罗王,现在为一女王统治,为前王之女,现年约三十。政治修明,外侨不感麻烦。姑寍Kuning女王当政时为全盛时期,商贾云集,通行各国语文。1786年为暹罗所灭。1909年,英国与泰国签订条约将北大年瓜分,六成泰国,四成并入了当时的英国殖民地马来亚。

今天的双溪大年老街市区为华裔开埠发展的百年市镇之一。1924年,中国革命運动期间,其中在双溪大年设立国民党支部及华文报馆南洋时报。镇上有一座历史鐘楼,为林连登于1936年捐献银禧纪念英王喬治五世和王后玛丽登基,同时提倡守时运动。1941年,日军侵略空战轰炸双溪大年市镇。

2012年3月12日星期一

邦咯岛 PANGKOR ISLAND


邦咯岛属于霹雳州的一部分,九座小岛组成的岛群之中,最大的一座岛。在当地海边直落哥冬有一块古老的雕石上绘了老虎吃孩童的画,还有符咒。据说,在1743年当地有个荷兰高官的孩子在海边被老虎吞噬,荷兰军人便画下此事以示警戒。历史上邦咯岛是海航贸易驿站,位于马六甲海峡的海航针路航线之一。岛上有座已有超过三百年历史的荷兰堡垒,它曾抵抗海盗侵略和敌人攻击,保卫荷兰商船香料和锡矿贸易。

18741月20日由海峡殖民地总督克拉克(Andrew Clarke)与霹雳的马来王族及酋长和当时的两大华人会党领袖,义兴党由陈亚炎和海山党郑景贵率领在当地英国军舰HMS Pluto签订《邦咯岛条约》主要的目的是解决霹雳纠纷对经济贸易影响,继而让英国有机会参与马来半岛各邦的事务,正式开始了英国在马来半岛的殖民统治。

最早的文献在1885年英国学者乔治·菲立浦 (George Philips) 在所著论文《印度和锡兰的海港》中将《武备志》中的郑和航海图复制,因此备受世界重视。郑和下西洋时所绘制的航海图绘制时间,大约为1425年至1430年间。郑和航海图中的陳公嶼即邦咯岛,边有九州山,上有槟榔屿。陳公嶼的名是不是因为岛屿上曾经有个姓陈的主人就无法考究了。

其实华人飘洋过海下西洋和南洋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文献由元代航海家汪大渊于1349年所著的岛夷誌略。记述汪大渊在1330年和1337年二度亲身经历的南洋和西洋二百多个地方的地理、风土和物产。


今天岛屿上2.2万的居民中,华裔就占了多数,居民多以捕鱼为生。




2012年3月3日星期六

大山脚 BUKIT MERTAJAM

在1845年, 据英国军官詹姆斯 罗上校(Colonel James Low)考古所发现,在大山脚圣安纳旧教堂(St. Ann Church) 旁的一块约8尺碣石,刻于公元5世纪前的古代梵文,碑铭上是前巴拉瓦梵文字写道:“从此消失了,喇玛尼普哈王的敌人。” 这个巴拉瓦梵文字的碑铭 可以追溯到1千500前的古吉打王朝(Kingdom of Kadaaram) 。据说古吉打王朝有丰富的黄金资源,河流有金沙,还有丰富的香料产品。这古碑铭丰富的考古研究价值和历史遗产,非常惋惜的是对于复兴这段历史是地方上人们所缺乏兴趣的。古吉打王朝所扮演的历史角色与建设消失在一般人的记忆中。




从卫星地图瞰大山脚, 由三座小山峦联系而成,海拔高544米,在威省平原中部对望槟岛, 成为地方上山峦座标,处于俩座小山的另一边的山脚下是孟光湖水坝,更是湖光山色。他独特的自然地理应该立法成为槟城的自然文化古迹遗产。


在大山脚父老辈流传的一句口头禅:先有广惠肇,后有福德神。福德正神深入民心,具有崇高的地位。据庙宇所竖立的刻石记载,华裔先贤在大山脚定居和建庙的年份,是清朝光绪年,武吉丁雅洪山宫,建于光绪4年或1879年,大山脚市区的玄天庙,则建于光绪12年或1886年。在庙的一个门匾上写着“山为大德”,表现人们对大山的敬意。而圣安纳教堂是东南亚最大的一个天主教堂,建立于1888年, 是一名法国神父早年所购置

魯乃 LUNAS




鲁乃(Lunas)的名称由来自流过小镇的河流上的平底船的名称,地方上人称这条河为“大港”,河的上流是居林, 当年盛产木茨与西米,这居林河流百年前曾经是地方上的主要的运输通道,据称河边曾经有码头。魯乃镇上主要街道与建筑大约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鲁乃埠周围是许多的园丘,靠近有地埠名为中华坡 (Mukim Padang Cina)的园丘地,魯乃的开发的历史其中为开荒垦土种植橡胶园丘的历史。



19世纪, 早期华人迁居鲁乃为惠州社群,义兴公司为当时北马最早的华人实力组织, 开荒垦土种植许多的园丘。随着这里的开发,也吸引更多的人到这里,其中也有包括从印尼马来人到华人开发的园丘工作,印度人则随着英国人植橡胶园丘发展后从印度南部迁居而来。今天,我们还可以看到鲁乃河的港门橡胶园丘地带,马来人,华人及印度人毗邻而居。



据记录,鲁乃镇的開拓功臣有三名实业家为卢文仪(Loh Boon Ghee),林连登 (Lim Lean Teng)和孫亞利(Soon Ah Lee @ Baba Lee)。他们协力带领同乡建筑了镇上的道路,街屋,学校以及寺庙。



卢文仪于1882年随外祖母到当时还属于暹罗附属地的吉打被雇做杂工,由于省食俭用,后设店经营木茨,而渐为富商。当英国于1909年三月十日英暹条约从暹罗接管了吉打,吉兰丹, 丁加奴和玻璃市政权时,开始把橡胶种植业到马来半岛发展,文仪得到英国园丘公司的合约工程開拓了鲁乃和邻近地區超过千畝橡胶园丘。他从汕头引眷帶亲,開發了魯乃,安居樂業,成家立鎮,也創造了地方经济,促进社區发展,也促成來自惠州的福佬方言成為地方上的常用方言之一。卢姓也成为当地华人其中普遍姓氏。文仪曾经是槟城惠州会馆最著名中兴领袖,会馆大堂"文仪堂"即是以他命名,也是最有力捐款者。1943年,陆丰大饥荒,他得知故国有难立即向灾区捐献救灾物资,还出巨款大塘乡构建规模巨大之大塘圩。根据林博愛《南洋名人傳》, 文仪是个娴于辞令,能够写文章, 很注意时事政治发展,时有著文于报章,赢取许多华侨读者。他爱好和平,认为人人平等不分中西文化,当然应该是很有学问和才华的人。



林连登(1870—1963)23岁那年(1893),借了钱,漂洋过海,南渡到达印尼爪哇,后才落脚槟城谋生,曾经为铺户用牛车运货,人们称他为“牛车登”。后来跟随乡亲到吉南,初操锄工。1901年,于鲁乃创业万成发,经营屠业卖猪肉。连登从苦力到富甲一方的实业家充满传奇,他对创业勇于尝试各行各业,他看到许多的机会,从经营杂货店,合伙开发锡矿,开辟约1万英亩的园区,种植树薯,橡胶,椰,硕莪等等,雇用了近3000名工人。55岁前后,又创办多家酿酒厂,碾米厂,土产九八行(经营油、糖、谷、米、豆等土产所谓代客买卖经纪生意,为顾客做一宗买卖,完成手续后向双方收取百分之二佣金。由于给卖方付货款扣除佣金,按“九八”结算,故俗称这行业为“九八行”)。后来他在槟城创建新世界游乐场,购置铺屋100多间,其资财更多达3亿令吉以上。他也是华社的社团领袖,发起槟城潮州会馆,热爱祖国和家乡,乐善好施,曾捐资建筑故乡桥埔,孤儿院,医院,善堂,救灾,抗日支持筹賑工作。他热心教育,更是慷慨捐资学校办学,创办韩江学校与捐资许许多多的学校,当年马大(新加坡)的创立,南大基金等等。1952年,他编著《树胶经验谈》一书。超过90岁高龄时的连登,仍不忘支持家乡发展农业,先后赠送惠来县菜地270多吨化肥。他的事迹,充分体现不渝拳拳赤诚之心。1963年,林连登在槟城病逝,终年96岁。



关于孙亚厘的记录少,又名峇峇厘,是土生华人,在大山脚出世。后移居鲁乃,开辟园丘及创办火较(板厂)。孙亚厘也是鲁乃镇的開拓功臣之一。 



在这小镇的领袖有一个可敬的典范,他们勤劳节俭,他们有远见,后经商致富。他们虽然来自不同的籍贯,热爱和平,没有因为利益而冲突争斗。他们热心教育,关心社会,乐善好施。虽然后来他们都迁居槟城,他们的后代也延续关心地方社会,注重教育,慈善活动。他们是成功的实业家,慈善家和教育家。


文化承传建筑

其实鲁乃并没有什么旅游景点,到鲁乃的外地人大多数是因路过或工作关系,但是镇上虽然小却有许多文化承传建筑,包括超过百年历史文化承传建筑的魯乃大街,旧橡膠熏屋改成的小镇博物館,孙清狮兄弟别墅,“大港” 河流和附近的大伯公百年老庙和泰佛教修行林。也有外地人因为宗教信仰而来,酬神,问米,看命与开运等等,这里有浓厚道教与興都教的文化与神廟。



居林 KULIM


居林(Kulim)的名来自森林的树,发放出似蒜的味道。有某些人形容居林是个山城,其实居林并不是建立在山上,但周围有很多山丘森林,应该更贴切的形容的是从森林中发展出来的市镇。19世纪上半期,居林是一个浓密原始森林覆盖的未开发地区。18至19世纪前半叶,暹罗军队屡攻北大年,北大年人多逃难到吉玻、吉兰丹和丁加奴来。北大年人虽然最早踏足居林,但真正带动开辟居林市镇的却是华人。

居林市镇的历史可以说从1840年代开始,居林的开垦和锡矿有关,据说居林锡矿的发现是由当年在拿律(Larut)的矿工回槟岛的路程经过居林的河流时发现的。根据记录,在1854年,已经有八家锡矿公司在这里采矿,在当时已经有大约一千五百名华人矿工在这里采矿。华矿工在马来半岛采矿是黑暗的历史,采矿的工作环境恶劣,待遇差,死亡率高,为了抵挡热带的病痛,生活的痛苦,鸦片成为麻醉生命的一个错误选择。鸦片也成为控制矿工的工具。

话说,吉隆坡的开发功臣有甲必丹叶亚来,其中居林的开发功臣也有两位甲必丹。首位甲必丹为赵亚爵,原名為赵爵元,是一名木匠,同时也是三合会的领袖。当他初来居林时,是一片热带雨林,他一手砍伐森林,为许多人建造住屋,也把一生努力的积蓄,兴建一座鲁班古庙。這古廟于1880年捐献,是他唯一的遺跡。赵亚爵之后,继任为居林甲必丹的是罗启立,受委日期是1908年。罗启立生於槟榔屿浮罗山背,为天主教徒。後來,到霹雳州华都牙也淘锡,又到威省的巴葛德士做生意,然後才到居林的直落旺做矿工,闲时爱猎打山豬,苦练拳术, 练得一手好槍法和武术,是私会党的克星。为了维持地方治安,罗启立不惜得罪了地方恶霸。他三次遭遇暗算,三次都逃过劫数,可谓吉人天相,因此成为好汉,名声大噪。吉打苏丹便任命他为甲必丹,也給他承包餉碼。後來,他放棄甲政,遷居到暹罗南部勿洞去种树胶,日军佔領前,他把胶园賣出,捐錢給天主教堂。日军佔领期间,他把居林住宅也卖了。1943年,他在槟城中央医院逝世,终年76岁。

在北马,义兴会和海山会為了鞏固和保障地盤,经历了从1860年到1874年的拿律战争。走出拿律战争过程中的许多华裔,也渐渐扩散发展到北马大山脚、居林、巴里文打、高淵、双溪峇甲等农业市鎮的兴起,也從加基武吉扩散发展到怡保、甲板、金寶、端洛等矿业市鎮,以至加央、马当、十八汀、牛拉等對槟城输出口港區市鎮的兴起。

在同一个时期,1854年,有一个英国生物学家华萊士(Alfred Russel Wallace)花了八年的时间正在马来群岛一带自由自在的探察漫游和收集生物标本。他收集了大约九千标本,一千六百品种的生物。在1859年十一月,达尔文(Charles Darwin)从他的科学笔友华萊士的启示在英国发表了演化论:品种的根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1869 年,华萊士发表他的马来群岛游历记(The Malay Archipelago)。

那个年代同时期也发生英国与中国清朝政府之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1839-1842) 和第二次鸦片战争(1856-1860)。清朝政府的失败,使到鸦片唯利是图的贸易,可以自由的荼毒人类,尤其是当时的华人社会。

东南亚这个西方的殖民地也成为鸦片种植地和贸易的来源,当时的槟岛和新加坡是英国主要的鸦片贸易港口,鸦片的种植制度在马来亚是由英国政府,马来统治者和某些华商之间垄断的。而威省和居林曾经是鸦片的种植地,威省由英国政府垄断,居林由吉打马来统治者垄断;以招标的方式由华商经营鸦片种植地。

在1870年代居林已经成为锡矿和种植树薯的重要市镇。早期居林的发展与槟城的商人有很强的联系。地方上很多人并不知道1888 年居林骚乱历史事件,惠州福建人与潮州人帮会之争。惠州福建人多为矿工,而潮州人多为种植者。某些人形容为居林内战,当时锡价下跌,许多矿工失业。据说是因为在妓院枪女人而引起的纷争,后扩大成惠州福建人与潮州人帮会之中内讧骚乱。当时由吉打苏丹叔父东姑雅阁(Tunku Yaacob) 带领治安队镇压,英国政府也从大山脚调查官麦温尔(W.E.Maxwell) 到居林调查。1890,英国政府也调警官密盛(B.E Mitchell) 到居林为警察局长。1893年,居林也曾经发生鸦片骚乱事件,华矿工因为鸦片限制居林的供应不足而骚乱。

1899 年,美国国会在某些宗教团体的压力下,第一次在殖民地菲律宾禁鸦片烟。美国的外交政策,使到英国不得不在1906年与中国同意停止鸦片贸易。

1909年,英国人通过曼谷协议把吉打州成为殖民地。到了1920年,英国才完全禁止马来亚鸦片种植。那个时代,鸦片文化是华人永远的痛。

到了1923年才正式与吉打苏丹阿都哈密签定协议成为英国殖民地。